查看: 210|回复: 0
收起左侧

[8月试阅] 夜炜《睡了总裁难脱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1 16:2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562186634b.jpg

出版日期:2020年08月21日

【内容简介】

她的一频一笑,他想着恋着,恨不得直接坑拐上床;
他的温柔体贴,她躲着避着,还是逃不过一夜折腾。

十七岁那年,徐静池误收苏泽衍给的情书, 以为暗恋的苏泽衍喜欢她,
却闹了个大笑话。 很多年后再重逢,徐静池不再喜欢这男人,
可这男人却缠上她,还假好心的要教她追男人, 只是教着教着,
竟然把她教上床,滚了一整夜。
徐静池打死不承认她还喜欢苏泽衍,她早不喜欢他了,
只不过是睡错男人上错了床罢了。谁知,苏泽衍竟翻脸,
直接撂话,睡了他还想脱身?这辈子不可能, 下辈子也不用想!
看着眼前这位霸气全开的大男人, 怎么看都像个无赖流氓,
还三天两头就爬上她的床。 徐静池不觉腰疼地想,
她什么男人看不上, 怎么就看上了这只大色痞呢?


  第一章



  位于老街的南边,一个老字号大小的牌匾写着大福餐馆几个字。

  餐馆一共两层,大厅跟二楼包厢加起来,正好三十六张桌子。饭馆不算小,在这条街经营了几十年,制作传统与家常菜的味道,历经徐家三代,一直被远近食客津津乐道。

  下午六点,大福餐馆的后厨已进入一天当中最忙碌的时候。

  厨房主厨位的炉灶,炉火烧得呼啦作响,灶前站着一位二十来岁的女子,一头长发完全整齐收拢在厨师帽内,身穿一件看起来有些旧,却十分整洁的白色厨师服,身前戴着大福餐馆字样的深红色的围裙。

  她个子高,体型看着有些壮实,看起来是个能做粗重的身材,修长并带着些肉感的双手,正无比娴熟颠勺,锅内火红的油火卷着鸡丁与料头不断翻滚。

  火光照在她略显圆润的鹅蛋脸上,没有经过修理的长眉下,一双眼睛专注得比火更炽热明亮,高高的鼻梁下罩着透明的厨师口罩,红唇饱满。

  这位女厨师,正是……

  「大池!」此时有人叫了她的名字。

  对,她叫徐静池,今年二十五岁,是大福餐馆的第三任主厨。

  她还有个双胞胎妹妹叫徐静雯,因为是异卵的关系,她跟妹妹长得并不像。

  妹妹比她长得好看,成绩比她好,在学校就是朵校花,而她差点没成为笑话。

  原因是高三那年,她误把校草苏泽衍写给妹妹的情书,当成写给自己的去赴了约,闹出令人笑掉大牙的乌龙。

  大概是姊妹俩悬殊太大,所以大家平时叫妹妹,小雯,而叫她,大池。

  小雯从小喜欢读书画画,高中毕业轻松考入重点大学,毕业后通过层层考核,进了知名外贸公司海瑞集团,成为一名在办公大楼上班的白领。

  而她从小看书就犯困,就喜欢进厨房跟爷爷或爸爸学做菜,后来勉强上了一所普通大学,毕业之后毫无悬念继承父亲的衣钵,在自家餐馆掌勺。

  「徐大池。」又一声叫唤之后,妈妈带着一位六十岁左右的大叔走进厨房,嘴里还说着,「大池做菜再好吃也是靠大家捧场,你有什么找她说就是……大池你来一下!」

  「来了。」徐静池将手头的菜装盘,传唤一声,「红糟回锅肉。」

  等厨房传菜员的将菜端走,她将炉火关掉走了出去。

  「妈,什么事?」

  「是刘伯伯有事找你。」

  徐静池猜到是什么,看向刘伯伯就问:「是伯母想吃什么吗?」

  刘伯伯有些不好意思,「对,我那个老伴不是生病了嘛,医生让她少吃肉,但她无肉不欢,我实在没办法,就想麻烦你再给她做一次上次的猪肉料理。」

  徐妈问:「医生说不能吃肉,还能吃猪肉?」

  刘伯伯摆手,「不是真的猪肉,是大池用香芋跟素鸡做的,味道跟真的猪肉很相似。」

  徐静池微微一笑,「除了香芋排我再做几道别的素食,要是伯母爱吃,你明天早点过来店里跟我说,这样就不会耽误伯母的晚餐时间。」

  「那太谢谢你了大池。」

  「不客气。」

  徐妈也笑着说:「是啊,不用客气,改天我们过去看一下嫂子,她应该好点了吧?」

  她一边问候一边将刘伯伯请出去,到了门口想起了什么回头交代徐静池,「对了,大池,你妹说明天她上司会来家里吃午餐,让你帮她准备一下。」

  徐静池有点意外,她妹妹性格比较冷,如果不是家里人问起,几乎从不主动说她工作上的事,可现在居然主动说请上司来家里吃饭,难不成又要升职了吗?

  那她是该好好做一顿饭招待这个上司。



  ◎             ◎             ◎



  次日早上九点。

  结束早上厨房采购的徐静池,抽着两大袋食材回到家,朝楼上喊:「小雯,你起床没?」

  楼上毫无动静。

  她将东西拿到厨房归置好,上楼,扭开妹妹的房门,果然床上还有个卷着被子在睡大觉的人,而室内冷得让她起一身鸡皮疙瘩。

  「冷气开十六度是想怎样?」她进房间翻到遥控器直接将空调关掉,「徐静雯,你上司要来吃饭,你至少得起来告诉我他爱吃什么,不吃什么吧?」

  床上的人动也不动。

  徐静池扯了一下她的被子,「那他大概几点来,你不用起来准备一下吗?」

  床上的人依旧不回应。

  徐大池鄙视地挑眉道:「看来,你是想从下周开始自己做饭吃了。」

  这话刚说完,被子里的人一把坐起来,顶着一头凌乱的长发,目光呆滞瞪着她,「按你的口味他就一定喜欢,还有他知道我们家在哪不用接送,再来,他大概中午会到……」说完,双手揪着被子往后重新倒回床上,继续睡。

  看着平时加班像个工作狂,没有工作就像生活不能自理的妹妹,徐静池揪很想揪住她衣襟提起来揍一顿,但想想终归是自己妹妹,就放过她了。

  因为妹妹上司要来吃饭,爸妈没到中午就回家等候,还换了一身整齐的新衣服。

  全家除了妹妹不上心,其他人都全员准备迎接贵客,实力验证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戏码。



  ◎             ◎             ◎



  临近中午,正在厨房做菜的徐静池,突然听到客厅传来妈妈惊喜的笑声,「啊?原来是你这臭小子,居然还敢跟小雯联合起来装神秘!」

  臭小子?难道来的不是小雯的上司吗?

  怎么爸妈像是迎接多年不见的儿子?

  还是说,小雯的上司还没来,是哪个亲戚突然登门拜访?

  徐静池戴上隔热手套,将清蒸石斑鱼从电锅里端出来。

  接着就听到妈妈喜出望外的声音喊她,「大池,你快出来,看是谁回来了!」

  「来了。」

  家里的亲戚父母走得蛮勤的,徐静池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新鲜得让妈妈这么高兴。

  她顺道端了鱼从厨房走出来。

  刚跨出厨房抬眼一瞧,脚步不由就顿住。

  客厅里除了她爸妈,还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身上很简单地穿着一件米白的棉质衬衫,下身一条九分黑色长裤,笔挺的腿又长又直。

  在她看过去的时候,他也正好在看她。

  长眉如墨,一双内双眼皮的眼睛很好看,尤其那透彻的眼神看着坚定又睿智,鼻梁是令人羡慕的高挺,而且作为一个男人,他的唇形好看得有点过分。

  尤其在她父母面前显得谦逊,在见到她之后,就挑起好看的眉,慢慢扯起嘴角,然后笑出一口白白的牙齿。

  看她还没反应过来,他抬起一只手打招呼,「嘿,徐大池,好久不见。」

  徐大池三个字从他嘴里说出,她嘴角立刻抽了一下,也回他一句,「嘿,苏泽衍,好久不见。」

  然后,面无表情端着清蒸石斑鱼继续往餐桌上放。

  「你这是什么反应?」妈妈对她过于平淡的反应不大满意,「有点礼貌好不好?」

  「哦。」她放好了鱼,再回头跟苏泽衍这张好看的脸,又确实不知道说什么,所以抬起一只手对他晃了晃,「你好,欢迎光临。」

  妈妈被气笑了,「什么你好欢迎光临,你们不是好朋友吗?」

  朋友?之前她说,妹妹在学校是校花,而她差点成了笑话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校草苏泽衍,她就是把他写给妹妹的情书错当成写给自己,在人前闹了大笑话。

  但抛开这件事,她跟他算起来还是青梅竹马那类。

  他们的父母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两家人平时没事一小聚,过节一大聚的是常态。

  她跟妹妹还有他三人同年出生,但因为她从小就会做饭,在两家大人忙的时候,她经常给妹妹还有他做饭吃,这小子那时吃得还不少,经常举着碗跟她说「大池再给我盛一碗饭」。

  这么一想,她跟她不仅是朋友,还有点喂养大苏泽衍的功劳。

  不过,苏泽衍高中毕业,苏家人就移民去了澳洲,两家人的联络,通常是妈妈之间的视讯聊天。没想到七年之后,苏泽衍被调回海瑞公司当区域负责人,还成了妹妹的上司。

  所以此刻,他又跟以前一样出现在她们家的饭桌旁,跟她爸妈有说有笑。

  还理所当然地把吃完饭的碗递给她说:「大池,再给我一碗饭。」

  时隔那么多年,这使唤她的习惯倒是一点没变啊,她斜睨过去。

  他却将碗递得更近一点,笑容可掬地说:「你做的菜比以前更好吃,你都不知道我连作梦都想吃你做的菜。」

  呵,徐静池皮笑肉不笑的,起身给他去盛饭。

  回到桌旁,就听到妈妈说到了,「现在还住在饭店?」

  「这次调动有点突然,还没来得及准备。」苏泽衍回答了妈妈的话,接过她递去的碗,还笑嘻嘻地说:「谢谢徐大厨亲自给我盛饭。」

  少谄媚了,她不吃他这一套,徐静池坐下来继续吃饭。

  爸爸这候说道:「饭店住着肯定不方便,都没办法自己做饭。」

  厨师通常最关心的就是能不能吃上饭的问题。

  妹妹漫不经心地提醒,「他住的是五星级饭店,随时能叫人送饭。」

  「再怎样,能有家里吃住放心吗?」妈妈说。

  父母的想法是,不管在哪里,哪怕吃山珍海味,那都不如在家里吃的踏实。

  妈妈继续说:「老这样不行,泽衍你也别找房子了,就来我们家住,反正有房间,而且从家里去你们公司上班很方便。」

  苏衍客气道:「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了?」

  「不麻烦,小雯也是这样每天去公司,就这么定了,你说好不好,孩子的爸?」妈妈就这么定了才回头问爸爸,非常诚意不足。

  但这种事爸爸向来都听妈妈的,何况他也很赞同苏泽衍住下来,「住在一起可以相互照顾,泽衍要是不嫌弃的话,尽管搬过来住。」

  「怎么会嫌弃?」苏泽衍受宠若惊,「我感激还来不及,谢谢叔叔阿姨。」

  妹妹咀嚼着嘴里的食物,看在那团聚的一家三口凉凉地说道:「你们都不用问我跟徐静池同不同意吗?」

  「你有什么好不同意的?」妈妈立刻反击,「你在这个家里,除了吃饭之外有什么贡献吗,甚至你连起床都还是我们叫的。」

  妹妹完败,举手投降,低头吃饭。

  妈妈说赢了一个,又看向徐静池,「至于你……」

  「我不敢有意见。」徐静池可不想进入这种战况当中。

  妈妈却说:「你可以有意见。」

  居然还能有她们有意见的一天?徐静池可不太相信。

  果然妈妈微微一笑,跟她说:「但你喂养你妹这个猪也是喂,再多一个……」

  诶?好像有什么不对哦?

  饭桌上一阵安静。

  妈妈看向苏泽衍。

  苏泽衍很上道就把话接过去,「一样要喂,再多我这头猪也没差,大池你就干脆就一起喂了算了。」

  他说完,妈妈大笑,「我就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这个意思。」

  也难怪妈妈喜欢苏泽衍,家里虽然有两个女儿,但她比较像爸爸,话少的时候比较多。至于妹妹,要嘛一直不开口,要嘛一开口就噎死人。

  所以,苏泽衍这次也难逃妈妈的偏爱,就这样被半推半就着住了下来。

  其实苏泽衍住不住家里,对她徐静池而言没什么关系。

  毕竟他们确实认识很久。

  至于乌龙情书的事,一开始她确实尴尬到不想再见他,但事情已经过去七八年,现在还计较的话才奇怪吧?

  再说,确实跟妈妈说的一样,反正她要给妹妹准备吃的,再多他一个也不麻烦。

  不过接下来蛮长时间,苏泽衍都没有麻烦到她。

  因为刚回国任职比较忙,他经常加班,并且除了他忙之外,还连带着妹妹跟着加班的次数也多起来。有时候妹妹回家了,但苏泽衍需要应酬,总要很晚才回到家,甚至有时候她都睡了,但他还没回来。

  所以,这段时间她跟他的交集并不多,他根本没造成她什么麻烦。



  ◎             ◎             ◎



  其实,徐静池之所以接管餐馆的主厨工作,很大一部份原因是爸爸因常年掌勺,患上了手腕关节综合症,提重物,砍硬骨头,长时间的下厨,都会让他手腕疼痛。去年年初做的手术虽然恢复得不错,但全家人还是希望他不要太过劳累。

  接管厨房虽然有点累人,但因为厨房除了传菜员偶有变动,其他都是有很多年交情的熟人,工作跟日常相处都很默契。

  当然,即便如此,餐馆生意爆满的时候,还是会累。

  比如周五的晚上。

  厨房的火三个小时没有断过。

  过了高峰期已是晚八点之后,徐静池说:「于叔,后面我跟满哥来就好,你先回去休息。」

  于叔,比她爸爸小两岁,当年在爷爷的厨房当打杂的,如今掌勺已经二三十年了。

  满哥今年三十六岁,是跟着爸爸学的厨艺,今年是他在餐馆的第十个年头。

  于叔回去之后,厨房也逐渐空闲下来,大家开始收拾各自负责的区域,剩下最后几桌还在用餐的客人,就留给了上晚班的人收拾。

  十点过后,徐静池从餐馆出来。

  酷暑消散的大街,流连着夜晚不肯回家的人群,显得散漫又喧嚣。

  几个穿着制服,手里拿着奶茶跟热狗的学生从她面前走过,徐静池满是菜谱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

  很多年前放学的傍晚,她跟几个要好女同学,一边喝着奶茶一边围着在等老板炸热狗。

  她好不容易等到的热狗,才美美吃了一口,苏泽衍出其不意地抓着她的手腕,把她剩下的咬掉一半,嘴里还说着,「不是让你别刷那么多酱,都有点咸了。」

  说完拿走她的奶茶,毫无男女避讳就喝。

  这类场景屡见不鲜。

  所以会有同学问她,「大池,苏泽衍是不是喜欢你?」

  她听了心里有莫名其妙的甜,但嘴里却说:「没有,因为我经常给他还有我妹做饭,他习惯了而已。」

  然后她们又会说:「那他怎么从不抢你妹的东西吃?」

  当时她回答不上来,所以觉得也许她在苏泽衍的眼里真的是特别的。

  尤其,以前还有喜欢他的女生专门送他奶茶喝,但苏泽衍总笑着说:「你留着自己喝,我喝大池的就可以。」

  当然他又会私底下跟她说:「我抢你的东西吃,是为了我们好,因为你再吃我都载不动你了,徐大池!」

  但他又经常要载她回家,但又每次都取笑她,「徐大池,你今天是不是又重了?」

  他经常说:「徐大池……」

  徐大池、徐大池……

  一开始她说,是因为她跟漂亮的妹妹太不一样,所以大家就习惯这么叫她,现在想来,徐大池这个称呼,就是从苏泽衍的嘴里一遍一遍地念起。

  因为他叫得多了,大家也跟着这么叫,以至于,后来他离开了,大家却已经习惯了这么叫她……



  ◎             ◎             ◎



  奇怪,今天莫名其妙一直想到过去的苏泽衍,徐静池甩了甩头,拿出钥匙打开家门。

  时间已经很晚了,她放轻脚步上楼。

  二楼客厅的灯光,又让她脚步停了下来。

  此时,妹妹跟苏泽衍两人,正面对面坐在长桌旁,两人面前放着笔记型电脑。

  徐静雯手指飞快敲击键盘,嘴里说着,「你这合约上面的利润几乎为零,就算你能抢在华荣面前拿下沈氏集团的单子,我们公司那些老股东能让你这么接吗?」

  苏泽衍在认真翻阅纸质文件,他头也不抬地说:「这个合约关键在售后,看着一两年之内利益不大,但等到他们换配件的时候,利润能让那些老古董笑掉大牙。」

  徐静雯嘲讽,「笑掉大牙……出国没几年,中文退步倒是不少。」

  「有什么不对吗?笑得太厉害大牙都掉了……不过可能只有张董不会这样。」

  「为什么?」

  「因为……」

  「我知道!」徐静雯翻了一个白眼,「张董是假牙。」

  一向高冷的徐静雯没忍住,笑了,「你一个执行长,这样说你的衣食父母真的好吗?」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别说这个案子,光是能跟沈氏集团合作他们都得高兴上很长一段时间……」苏泽衍将手里的文件递给徐静雯,「你就照这个来改。」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徐静池。

  不知怎么的,徐静池下意识地要躲。

  「徐大池!」苏泽衍对她露出大大的笑容,「今天怎么这么晚?」

  「哦,今天店里比较忙。」徐静池慢吞吞说完,再慢吞吞路过客厅回自己房间。

  徐静雯回头看她,「妈跟爸又非要守到关门?」

  「对啊。」这是父母多年的习惯,徐静池快走到房间的时候回头问:「你们需不需要宵夜?」

  徐静雯说:「刚才苏泽衍就在说饿……」

  「我现在不饿。」苏泽衍对徐静池摆了摆手,「你去洗澡休息吧。」

  徐静雯看了他片刻,没说其他,继续工作。

  徐静池也没多想,转身又往楼下走。

  苏泽衍立刻起身跟过来,「你别听小雯瞎说,我不饿。」

  「你们继续工作吧,马上就好。」徐静池已经走下楼。

  苏泽衍亦步亦趋,「真不用做了……」

  「上次卤的大肠还有,要不要吃海鲜面?」徐静池淡淡地问。

  苏泽衍原本抗议的声音一下就噎住,离开台湾那么多年,他很怀念传统的一些美食,可回来之后,即便市面的美食琳琅满目,但却很少吃到传统的口味。

  但徐大池的做食物,总能满足他任何味蕾需求。

  所以,就算他想放徐大池回去休息,但肚子很没出息地咕咕叫了出来,想吃。

  徐静池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他立刻换上衣服讨好的笑脸,一路给她按捏肩膀,「其实我也不想让你这么累,但你做的东西实在太好吃了,我吃一辈子都不会觉得腻。」

  「少谄媚,回去继续工作。」

  「我要休息一下。」他一路跟她进了厨房,「我可以帮你,需要我给你做点什么?」

  徐静池拿出面,幽幽说了一句,「需要你给我离远点。」

  他哈地一笑却凑得更近,用肩膀撞了一下她的肩膀,「我帮你煮水下面。」说着他已经自发去拿锅子盛水。

  她突然想起小时候,他也经常帮她洗锅切菜什么的,顿时就给他弄得没了脾气,「你不忙吗?」

  「民以食为天,你负责给我弄吃的,你就是我的天,我当然得以你为先了。」

  「少贫嘴。」等他把锅子放回瓦斯炉上,她接过活说:「你去工作,做好我再叫你们。」

  苏泽衍一下将她肩膀扳回来,让她面朝他,「为什么一直赶我走?」

  「我要赶你走,你还是能在我们家住得这么理所当然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都不跟我好了。」

  什么意思?徐静池一脸问号。

  苏泽衍说:「你都不怎么爱跟我说话了。」

  有吗?徐静池想了想。

  确实,她平时都跟锅碗瓢盆打交道,也没什么事情跟他分享。

  她也不像他跟她妹有明确的奋斗目标,所以没有什么理想跟人生可以跟他们一起聊。

  这么一想,她瞬间明白了,当初苏泽衍为什么要给她妹写情书。

  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同一类人。

  同有出色的外表,同是超级学霸,同是有理想与目标就会为之奋斗的精英。

  瞬间,徐静池也想明白了一件事了。

  苏泽衍之所以会答应来她家住,肯定因为心里还喜欢着她妹,想花更多跟她在一起的时间,不是有句话说嘛,近水楼台先得月。

  「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苏泽衍被她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徐静池目光缓慢地眨动了几下,说道:「我在想。」

  「想什么?」

  「跟你有什么话说。」

  「然后呢?」

  「然后想了半天发现,我跟你无话可说。」

  「徐大池!你太过分了吧?」

  苏泽衍看她并不想搭理自己,只是低头专注开始做吃的,他吐了一口气,没好气地问她,「小雯跟我说,你有喜欢的人了?」

  徐静池的动作一停,想了想,她点头,「哦,我有喜欢的人了,叫韩向东。」
[发帖际遇]: admin 乐于助人,奖励 5 太妃糖. 幸运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书斋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 糖果书斋。」 |繁體中文   

GMT+8, 2020-10-1 23:13 , Processed in 1.86724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