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83|回复: 0
收起左侧

[8月试阅] 乔湛《床夫求包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1 16: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562186344b.jpg

出版日期:2020年08月21日

【内容简介】

娇滴滴的女人,百般撩拨,只想独占男人的心;
小心眼的男人,霸道强硬,只想把她压床办了!

身为公司女总裁,貌美有钱,有权有势, 温想曾以为,
自己对爱情的要求不高, 只会找个适合的男人凑和着走进平凡的婚姻。
可惜,当未婚夫出轨,她爽快退婚那一夜, 喝高的她竟跟男人滚上床,
而且一滚就是一夜。 这男的看着长得俊美帅气,床上却是如此禽兽,
折腾起她来花招百出,这种想在床上征服她的男人, 她招惹不起。
谁知她招秘书,来面试的男人竟是孟睿阳, 温想看着这位孟氏的天之骄子,
想起被他撞了一夜的小腰, 竟不自觉地腰酸腿软。
一夜情的床夫成了贴身秘书, 想同居?可以,想上床,可以,
想娶她? 温想揉着酸软的小腰,冷冷回了一句,不嫁!


  第一章



  夜店里。

  温想喝得半醉半醒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她手中夺走了酒杯,她不满地抬起美眸,却对上了一张异常漂亮的脸,虽然用漂亮来形容一个男人很不恰当,可此时温想脑海中浮现的只有漂亮两个字。

  因为他的五官真的很精致,不过精致之余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娘,反而浑身散发着一股桀骜不驯的气息。

  但不管他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此时在温想的心里,他都是个很讨厌的人,因为他抢走了她的酒杯,「喂,讨厌鬼,你抢我酒杯做什么?」

  听见她醉醺醺地喊自己讨厌鬼,孟睿阳英挺的剑眉一蹙,语气微冷地应道:「我不叫讨厌鬼,我叫孟睿阳。」

  「孟睿阳?」温想一字一句地念着他的名字,却发现自己浑沌的意识中根本搜寻不到关于这个人的讯息,她摇了摇头,有些纳闷地应道:「我不认识你。」

  虽然早料到她不会记得自己,但听到她这么肯定的说出来,他的心还是沉了一下,「但我认识你。」

  「你认识我?」温想涂着红色丹蔻的长指指向孟睿阳的胸膛,却意外地触到了一片坚硬,没想到他看起来瘦瘦的,身材却这么有料。

  这时,她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如丝的媚眼一挑,红唇一勾,朝他露出一抹魅惑众生的笑容,语气更是娇嗲得令人浑身酥麻,「孟先生,你想把我?」

  「是。」他没有否认,凝视她的眼神带着十足的侵略性。

  温想忍不住缩了下身子,但天生的傲骨没有让她露出害怕的表情,反而一脸挑衅地看着他,「我可不是那么好把的。」

  「要试试吗?」

  「试什么?你的床上功夫吗?」温想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可是对着他那张好看的脸,这句不经大脑的话就这么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了。

  「好啊,只要你敢试。」孟睿阳知道温想是喝醉了才会说出这么出格的话,毕竟她从来就不是那种会随便开口跟一个男人上床的女人,可他非但没有阻止,反而顺着她的话去挑衅她,因为他等这一天,等得够久了。

  「好啊,谁怕谁!」果然,温想几乎是立即就做出了反击!



  ◎             ◎             ◎



  总统套房里,温想背对着男人跪趴在豪华的大沙发上,只有臀部高高地翘起,此时她的双腿之间有一根肿胀粗长的男性肉棒正以疯狂的频率进进出出着,肉体与肉体之间碰撞发出淫靡的啪啪声。

  孟睿阳站在温想身后,一双大手掌握着她手感极好的丰臀,正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她的蜜穴做着勇猛的侵犯。

  其实在这之前,他们已经在门口做过一次了,没有多余的前戏,他们从一进入这个房间就开始激烈地接吻,像两头发情的野兽,一边疯狂撕咬着对方,一边动作粗鲁地拉扯着彼此的衣物,直到两个人都赤裸如初生婴儿了,他们便再也忍不住地结合到了一块。

  被他进入的那一瞬间,温想痛得想飙脏话,她早听说过第一次会很痛,但她不知道会那么痛,如果她早知道那么痛的话,也许她就不会不知死活地对他说那些挑逗的话了。

  不过话虽这么说,她当时已经醉得一塌糊涂了,说什么,做什么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但她还是蛮庆幸的,至于她挑的这个男人很体贴,知道她是第一次,没有禽兽地马上在她身体里冲刺起来,而是等她差不多适应他的存在了,才敢放任自己在她体内抽插着。

  「你在想什么?」忽然,温想的耳边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是孟睿阳在她耳边吹着热气。

  她的身子敏感地颤了下,嘴里却故意说道:「你的任务不是只要服侍好我就行了吗,你还管我在想什么?」

  「你把我当什么了?牛郎?还是你的性玩具?」这个念头让他的眸光沉了下去。

  「管他是什么,反正我们大家都爽到不就好了。」仍在醉酒状态中的温想并不太清楚自己说的是什么,反正就是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她就说什么。

  「也对,只要大家爽到就好了。」明知她说的是实话,可孟睿阳还是无法控制自己被她的话伤到了,于是他开始疯狂摆动健腰,在她体内更加快、也更加用力地抽送着,彷佛只有这样,才能掩饰自己此时内心的失落。

  「啊……别……太快了……不要那么快……」被他突然加速的频率撞得七荤八素,早已虚脱无力的温想变成了一个没有生命的破布娃娃,任孟睿阳抵在胯间粗暴地抽插着。

  「小骗子……你明明就很喜欢……你看你下面的小嘴将我咬得这么紧……」像是在惩罚她刚才的那一番话一般,孟睿阳发了疯一般在她体内横冲直撞着。

  就算弄痛她也好,不舒服也罢,他给的她就必须接受,他要让她的身体记住自己,哪怕只有肉体也好,他都要自己在她脑海中占有一席之地。

  「啊……混蛋……停……不要再进去了……」温想要收回刚才的话,这个男人一点也不体贴,他就是个禽兽,她明明都让他不要那么快了,可他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使力地在她体内冲撞着。

  每一下都那么沉又那么重,深深地贯穿她的身体,大有不将她插烂就不甘休的架势。

  「已经停不下来了。」孟睿阳粗喘着说着,身下的动作不慢反而加快,认真地在她体内冲刺,挤开她花心的窄缝,直插进子宫。

  稚嫩的花穴被他乌紫色的肉棒插得充血红肿,两片贝肉随着他的耸弄不断地在穴口翻进翻出按摩着坚硬的棒身,从孟睿阳的角度看上去,温想的穴口就像一张红艳艳的小嘴一样将他一次又一次地全部吞吃进去。

  「温想……」被眼前色情的一幕看得双眼发红,孟睿阳发疯了一般,揉住温想的臀肉在她的小穴中不知满足地做着疯狂的律动,随着他的进出,越来越多的爱液被带出了体外,配合着撞击的动作,不断发出噗嗤噗嗤的暧昧水声。

  「嗯……好舒服……」没有听清男人叫的是自己的名字,此时的温想完全沉醉在眼前的激情中,甚至情不自禁地扭动着身体,浪荡地回应着男人的疼爱。

  「你好棒……我也好舒服……」从侧面吻住她的嘴唇,孟睿阳开始加重抽送的力道,不时地顶弄她最敏感的软肉引发她难耐的娇吟。

  「啊……好痒……啊……」再也受不了他勇猛的撞击,在孟睿阳又一记狠狠地插入之后,温想尖叫着达到了高潮。

  在温想的身子软下来的那一刹那,孟睿阳迳自将她翻转过来,再次以男上女下的姿势深深占有了她。

  他将她的玉腿驾到自己的肩膀上,以便插得更深,然后用自己的男性肉棒紧紧地抵住花心,停止抽送的动作,而是用研磨的方式,以腰力在她的小穴中缓慢地画圈深搅,享受被其中的丝滑皱褶摩擦的快感。

  「啊……轻点……你轻点……」刚高潮过的身子很敏感,温想几乎无法承受这样的激情,她紧攀着男人的裸背,有点疼又有点麻痒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用指甲在他的肌肤上刮下十道红痕。

  「嗯……」她不能自己地尖叫着,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晓得从男人身上获得快感才是此时最重要的大事。

  「温想……你好棒……你太棒了……」自己的男性被她体内柔滑的肉壁紧贴着,孟睿阳舒服地仰起头,下体不断变换着角度在她的小穴内旋转着研磨,抽插的方式不再单一的快速抽插。

  随着他狂猛的抽送,她的花穴开始分泌出越来越多的水液,被他捣进捣出的动作弄得四处飞溅,将两人的腿窝处弄得一片泥泞。

  「噗嗤……噗嗤……」的水声清晰可闻,伴随着男人的粗喘和女人气若游丝的呻吟混在一起,将整个房间染成羞人的绯色,久久散之不去……



  ◎             ◎             ◎



  第二天温想是被热醒的,背后传来的灼热温度,好像置身于火场,她下意识地动了动身子,这才发现自己的腰间正横着手臂,手臂的肤色较一般男性白了些,但还是很明显看得出来,这是一个男人的手臂。

  男人?这个意识让温想的瞳孔微微放大,旋即昨晚的记忆回笼,不光是晚上的,白天的事情也一并浮现上了她的脑海……

  昨天下午,她收到了一份匿名信件,她没有多想,只当是普通的信件,结果打开一看,发现竟是她的未婚夫苏明澈和她的秘书私下会面的一些照片。

  虽然她心里很想相信苏明澈不是这样的人,但这些照片拍得真实,一点也不像合成的,再仔细一想,那两个人确实早就有迹可循,只是自己一直沉迷于工作,对男女之情也没有投入太多时间,或许也是因为这样,苏明澈才会大胆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偷吃。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答案,但温想还是想听听苏明澈的解释,于是她亲自开车到苏氏找他,可他闪躲的态度却等于间接承认了自己的出轨。

  那一刻,温想恨不得狠狠赏苏明澈一巴掌,可出乎意料的,她并没有那么做,连骂他一下也没有,只冷冷地说她要跟他解除婚约,然后就离开苏氏了。

  外表看起来很淡然,但她的心还是受到了伤害,一个是自己谈婚论嫁的未婚夫,另一个则是自己一直信赖的下属,可他们却联合起来背叛她。

  没有了继续工作的心情,所以她选择开车到夜店喝酒,喝得半醉半醒的时候,她遇到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很好看,好看到让她失去了自我,最后……她和那个男人上床了?

  虽然具体的情节她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从她此时腰酸背痛的状态来看,要说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才是不可能的,只怕她昨晚不但被吃,还被吃了很多次。

  天,这真是太疯狂了!要是父母知道从来都是乖乖女的她在昨晚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一夜情,大概会吓得晕过去吧。

  不敢再继续想下去,温想现在只想赶紧逃离现场。

  念头一出,她马上行动起来,先是以不吵醒男人的动作拉开他霸道地圈抱在自己腰间的手臂,成功之后蹑手蹑脚地下床,然后以生平最快的速度穿上昨晚被脱掉的衣服和鞋子。

  幸好她的那些衣服没有被毁坏,不然这下子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家了。

  从房间到门口,温想一路看到地毯上有很多用过的保险套,从这个数量来看,他们昨晚的战绩一定十分辉煌,难怪她觉得自己的私处那么不舒服,原来是被使用过度了。

  真没想到外表看起来漂亮干净的男人,到了床上竟会变得那么禽兽,不过也对,男人不就是这么表里不一的生物嘛。

  就像苏明澈一样,她一直以为他是个正人君子,谁知道他竟是只披着羊皮的狼,而且这只狼的胆子很大,居然就在她的眼皮底下偷吃,说不上是生气还是伤心多一点,总之现在温想只要一想到苏明澈三个字就觉得恶心。

  说曹操曹操到,温想刚拿出手机看时间,苏明澈的电话就在这时打了过来,她毫不留情地挂断,然后拉开门,离开了销魂一夜的房间。



  ◎             ◎             ◎



  然而温想不知道的是,事实早在她从孟睿阳怀里离开的那一刹那,他就醒过来了,只是因为好奇她会怎么做,所以他一直没有出声。

  但他也没有继续装睡,可惜的是,过度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的温想并没有发现他,白白给了他观看她穿衣打扮的机会。

  想到那诱人的一幕,孟睿阳深沉地笑了笑,也许在温想的心里,昨晚只是单纯的一夜情,却不知,昨晚的一切并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他昨晚更不是第一次见温想,其实早在几年前,他就认识她,并且深深地爱上了她,只是当时的他还不够优秀,所以他没有足够的勇气去认识她。

  等他好不容易变得上进,觉得自己终于配得上她时,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别的男人,而那个男人竟是他的表哥苏明澈。

  如果表哥能够真心爱她,那他哪怕心很痛,也会祝福他们,结果他却不经意间发现表哥除了她,竟然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于是他开始雇用徵信社去调查表哥,拿到证据后,匿名寄给了温想,而且他还料到,看到那些照片的温想一定会迫不及待找苏明澈要个交代,他甚至还猜到他们谈判的结果一定是自己想要的。

  因此他算准了时间,蛰伏在温氏公司楼下,亲自开车跟着温想到苏氏楼下,亲眼看着她上楼、下楼,然后坐进自己的车子,一路上,他的车子就这么不远不近地跟着她的车,直到她将车子停到了一家夜店门口。

  他知道她想做什么,可他并没有丝毫阻止她的想法,反而默默地跟着她进了夜店,直到她喝得半醉,他才终于出现在她的面前。

  至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其实并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但他承认自己也不想拒绝就是了。

  他知道,自己的做法或许有些卑鄙,但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毕竟是表哥不仁在先,那就不要怪他不义,而且谁让表哥欺负谁不好,居然欺负他最爱的女人。

  既然他不懂得珍惜,那就让他来,他一定会好好珍惜温想,绝不会再让她受一丁点伤害的。

  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孟睿阳满眼都是温柔,虽然两人才分开没多久,但他发觉自己就开始想她了。

  温想……

  他缠绵地叫着她的名字,忍不住伸手摸向她昨晚躺过的地方,结果却意外地在枕头边摸到了一个小东西,拿开枕头一看,竟是一枚款式精致大方的耳环,仔细一看,耳环的背面还刻着英文字W.X的字样,温想,这是她的耳环?

  孟睿阳小心翼翼地拿起耳环,轻轻地吻了下,性感的薄唇缓缓勾起一抹别有深意的微笑。

  温想,看来我们很快又会见面了,等我!



  ◎             ◎             ◎



  「哈啾!」

  走出饭店的温想突然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有些发痒的鼻头,心想这么好的天气怎么突然打起了喷嚏,难道是有人在念着她?

  没有心思去猜想是谁在想着自己,温想现在只想赶紧回公寓洗个澡,最好能将昨晚疯狂的印记全部洗掉。

  但她的车还停在夜店那边,于是她只好先乘坐计程车过去开车,然后再开着自己的车回公寓。

  回到公寓,她将包包放在玄关处,又随意地踢掉脚上的高跟鞋,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往浴室冲去。

  其实她并没有洁癖,再加上工作太忙,她的生活习惯也不太好,但她此时身上还穿着昨晚的衣服,这让她觉得不舒服。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她的私处那里很不舒服,又酸又涨的,她担心是不是昨晚做得太多,把那里做坏了。

  如果做坏了,不知道能不能去看医生,正好她的同学就是妇科医生,只是如果被她知道自己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一夜情,她肯定会骂死自己的。

  为了证实自己那里有没有受伤,温想洗澡的时候特地仔细检查了一下,结果发现那里真的很红肿。

  算了,骂就骂吧,她还是给好友看一下比较安全,她是这方面的权威,应该知道这种情况要怎么保养。



  ◎             ◎             ◎



  医院里,妇科医生关一玫替温想检查完身体后,她板着脸,一脸严肃地问道:「你们昨晚做得很激烈?」

  「情况很糟糕吗?」面对同学没有表情的脸,温想反而不好意思说出实情,虽然她也记不清具体的细节了,但从她身体不适的状态来看,昨晚不是应该很激烈,而是肯定很激烈。

  「肿了!」说着,关一玫冷哼一声,「真没想到看起来一派斯文的苏明澈居然这么禽兽,真是斯文败类。」

  「不是苏明澈。」温想突然丢下一颗炸弹。

  「什么!」关一玫直觉自己听错了什么。

  「昨晚跟我在一起的人不是苏明澈。」吸了一口气,温想语气平静地说出实情,她和关一玫从小一起长大,两人之间的感情更是亲如姐妹,因此她们两人之间从来没有什么秘密。

  「所以呢,你昨晚跟谁在一起?」关一玫的语气比刚才还要冷。

  「是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明明她比关一玫还要年长一岁,可也不知是不是关一玫的性格太严肃了,温想总有一种对方才是姐姐的感觉,不苟言笑的样子简直比她爸还要可怕。

  「所以你现在是要告诉我,你昨晚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发生了一夜情?」因为职业的原因,关一玫就经常接诊因为一夜情而感染妇科疾病的病患,没想到向来洁身自爱的好友也学别人乱搞。

  她顿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忍不住骂道:「温想,温大小姐,温大总裁,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水吗,你知不知道一夜情的风险有多大?」

  「一玫,你不要那么大声,会被听到的。」

  「怕被知道那你还做这种事?」关一玫气的想撬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了。

  「我昨晚喝醉了。」其实温想也没想过自己会做这么疯狂的事情,毕竟那太不符合她的性格了,可是有很多东西并不是她能控制得住的,就像苏明澈的出轨一样,她真的没想过他会背叛自己。

  「喝醉?」关一玫皱了皱眉,脑海中不知怎么浮现了一个念头,「你和苏明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跟他解除婚约了。」原本该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但因为事发突然,温想还没来得及告诉她。

  「为什么?」关一玫承认自己一直都对苏明澈没什么好感,因为她总觉得那个总是满脸笑容的男人很虚伪,但突然听到好友这么说,她还是感到很惊讶。

  「他出轨我的秘书。」

  「渣男。」关一玫毫不文雅地骂了声,接着又问:「所以,你是因为他去买醉?」

  「不是,我是气自己眼瞎。」温想懊恼地咬咬牙。

  「确实挺瞎的。」关一玫一点也不客气地批判,「但瞎的人不是只有你,我们也有责任,居然一直看不出苏明澈的渣男本质。」

  虽然关一玫没有直接安慰她,但温想还是感受到了她的关怀,因为这就是关一玫关心一个人的表现。

  「对了,你们昨晚有没有做安全措施?」关一玫突然问。

  「他全程都有戴套。」温想尽可能面不改色地回答。

  「你确定?」关一玫有点怀疑喝醉酒的人会记得这种细节。

  「我早上起床的时候看到地板上有很多用过的保险套。」想到那暧昧的一幕,温想故作平静的小脸出现一丝龟裂。

  「很多?」关一玫怪叫一声,「难怪你那里会肿起来了。」

  「那……咳,我那里要怎么处理?」虽然两人情同姐妹,但讨论起这么私密的事情,她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

  「我会给你开点药,你多擦几次就会好了。」关一玫专业地交代,「这阵子也尽量不要穿紧身裤。」

  「我知道了。」温想点点头。
[发帖际遇]: admin 在网吧通宵,花了 3 太妃糖. 幸运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书斋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 糖果书斋。」 |繁體中文   

GMT+8, 2020-10-1 23:29 , Processed in 3.693350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