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7|回复: 0
收起左侧

[9月试阅] 安祖缇《亲亲老婆不准离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8 12: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日期:2020年09月04日

【内容简介】

有个自带聚光灯的姊姊,童若然表示压力山大啊!
比不上姊姊出彩的她,就像是貌不惊人的丑小鸭
众人目光都在姊姊身上,就连顾宸也不例外
虽然他是她的丈夫,却曾经与她姊姊相恋十年
好事者说她不顾姊妹情横刀夺爱,勾引未来姊夫
而他也成了移情别恋的渣男,落了个劈腿的骂名
真相却是在三人的纠葛里,受害者从来就不是姊姊……
她陪伴着被姊姊背叛的他,抚慰他破碎的心
因为自己的私心,在他酒后把自己送给他
甚至明知他向她求婚无关爱情,而是出于赌气
但因为她爱他,想与他一起生活,于是点头答应
抱着或许会日久生情的天真幻想与他结了婚
只不过现实残酷的告诉她,她错了!
自始至终,她就不是他爱了十年的那个人
过去不是,现在不是,未来也不会是
当姊姊回来想复合,他也背着她跟姊姊藕断丝连
果然强扭的瓜不甜,日久生情这种东西根本是骗人的!


  第一章

  仲夏阳光炽热,柏油路上似冒着蒸气。

  童若然站在路口,手放在额头,遮挡刺眼的阳光,秀气的额角隐约可见薄薄的汗水。

  手上的手机忽然传来讯息声,打开一看,是坐在她旁边的同事传来的,告知多订了一杯珍珠奶茶,是刚回公司的老大要喝的,提醒负责跑腿拿饮料的她别漏了。

  老大就是她的顶头上司─资深建筑设计师,而她虽然也是建筑系毕业,可是苦读了五年好不容易拿到毕业证书,现在却卡在执照一直考不下来。

  没有执照就不能被称为建筑师,而她现在的职位名称虽然是建筑设计师,很容易跟建筑师混淆,但薪水也不过三万出头,还是今年刚升上来的,去年之前,她一直都是助理而已。

  虽然升职了,但她仍是公司里最年轻的,二十五岁多一点,所以跑腿的工作几乎都是她包办。

  这买饮料原本是要叫外送,可是夏天订饮料的人多,茶饮店说现场过来拿会比较快,等外送没有办法确定时间,而跟茶饮店合作的外送公司,因为之前有过等到地老天荒的不愉快经验,所以才叫童若然跑这一趟。

  她点开记事本,把珍珠奶茶微糖去冰给记在密密麻麻的饮料单下,等等提饮料时好对照明细,以免遗漏了。

  写好抬起头,对面的行人专用号志灯显示还有五十八秒才能通过。

  「好热啊。」她听到旁边的人如此叹气。

  她回头,给予一个感同身受的苦笑。

  再转回头来时,对面的十字路口出现一个熟悉身影。

  她张大眼,确定那身材高身兆有一百七十公分高,身材玲珑有致,面容细致秀丽的女人正是她姊姊童纤恩。

  不像考了三年仍考不到执照的她那样一事无成,大她五岁的姊姊目前已经是一家知名科技公司的业务经理,年收入破两百万,人美又聪明,在校就是学霸,出社会之后也是平步青云,像颗光芒万丈的耀眼巨星,常让平凡的童若然自惭形秽。

  其实童若然长得不差,面貌清秀白净,五官细致秀气,个子也只比姊姊矮了一些些而已,有一六六,只是姊姊实在太出彩了,眉目如画、杏眼桃腮,肌肤白皙似雪,人高腿长直如笔,腰肢大概只有纸宽度,前凸后翘,美得叫人屏息。

  这样的美人一出现在人群里,根本是自带聚光灯,目光焦点全在她身上,童若然俨然成了个貌不惊人的丑小鸭,完全被姊姊的光彩掩盖,黯淡无光。

  她举高手朝姊姊挥了挥,但童纤恩没瞧见,且在同时转过头望向右手边。

  一名中年男子走过来,童纤恩朝他伸出了手,两人手互握,接着男人一个用力,童纤恩有些踉跄的摔入他怀中。

  她笑着把人推开,但男人又将她拉近,还吻了童纤恩的唇。

  童若然傻愣在当场,眼睛瞪得大大的。

  她没看错吧!

  该不会是天气太热起了幻觉吧?

  她快速揉了揉眼,将眼睛瞪得更大好看得更清楚。

  那个男人还真不是姊姊的男朋友顾宸啊!

  对方明显看起来比顾宸要年长,大概四十至四十五岁之间,外型还不错,戴着眼镜的脸斯文,算是个帅大叔,而顾宸与童纤恩同年,均是三十。

  对方跟穿着中跟鞋的童纤恩看起来身高差不多,大概一七五左右吧,但顾宸可是高了童纤恩半颗头,有一八五的。

  这人是谁?

  为什么跟姊姊这么亲昵,不仅牵手、抱在一块儿还接了吻?

  她举起手机,欲拍下那个男人的模样好回家问姊姊,没想到快门一按下,那男人刚好又吻了童纤恩。

  童若然愣愣看着停格在萤幕上的亲吻画面,咬了咬唇,在男人面对她的方向时,又再拍了几张。

  号志灯再二十秒就要变成绿灯了。

  童若然不想在这时与姊姊碰上,场面太尴尬了,小跑穿越斑马线到另一头路口,头垂得低低的,拉下马尾上的发束,让长发披落,遮掩脸容。

  姊姊背叛顾宸了吗?

  怎么可以这样呢?

  他们从大学时代开始交往,到现在都有十个年头了,双方家长一直催促他们结婚,但童纤恩一直拿工作当挡箭牌,一会儿是要升职考核没心情,一会儿是认为时间尚早,还想拚拚事业,等三十二岁左右再看看。

  而顾宸一直尊重童纤恩的决定。

  可没想到,如此百般拖延,竟是因为姊姊劈腿了!

  绿灯亮了,她把手机紧握在胸口,踏上斑马线,自发缝偷觑姊姊那边的情况。

  那个男人一直牵着童纤恩的手,有说有笑,状态亲昵。

  他们为什么这么大胆,都不怕被熟人看见吗?

  不知是不是阳光太热了,童若然觉得脸很烫,心跳很快,胸口有怒气在沸腾。

  太过分了!

  劈腿的姊姊真是太过分了!

  童若然坐在客厅沙发与茶几之间的地毯上,两手抱着手机,想着等姊姊回来时该怎么开场白。

  要直接说「我看到你跟一个男人在路上亲吻」吗?

  还是先关心她跟顾宸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或者干脆把照片摊在她面前呢?

  「到底该怎么办啊?」童若然抱着头不知如何是好,头发都要被她抓掉一大把了。

  她很气姊姊,恨不得童纤恩一回来就冲上前去揪住她的领子,质问为什么已经有一个那么好的男朋友,还要背叛他!

  可是童纤恩的气场太强大,别说揪领子了,她恐怕说话大声一点都会心惊惊呢。

  想到自己的孬孬就憋屈,可在各方面没童纤恩出彩的她,心底就是有股自卑感,在姊姊面前抬不起头来。

  她想她若能考上建筑师执照,应该就会比较有底气一点,毕竟这张执照代表了专业人士的头衔,是社会菁英,可偏她就是考不上。

  「唉。」额头磕上桌,垂头丧气。

  「若然。」童母自房间走出来,穿戴整齐,手中拎着信封大的粉红真皮包包。

  听到母亲的声音,童若然立刻振作精神,抬头转往发声方向。

  「我跟你爸要出去吃饭,你要去吗?」童母边说边发讯息给丈夫,告知要下楼了,叫他把车子开来门口。

  「不了,」童若然摇头。「我自己会煮东西吃。」

  「好。」童母不忘叮嘱,「别吃泡面啊。」

  「不会啦。」被说中的童若然哈哈傻笑。

  平常家里的饭菜大都是她煮的,但若是家中仅剩她一个人的时候,她常偷懒只煮泡面果腹。

  童家两老出门了,现在家里就剩她一个了。

  她再点开手机里头的相片,看着姊姊跟其他男人亲吻的画面,烦躁的把手机随意往桌上一丢。

  「姊姊什么时候才要回来啊?」摸了摸肚皮有点饿了。「来煮泡面吧。」

  这个时候,她怎可能有心情下厨,还是泡面最省事。

  她早知道父母今天要出门去吃饭,家里仅剩她跟姊姊两人,是说话的好时机,要不若父母在,她根本不敢提姊姊劈腿的事。

  说了,姊姊一定会被骂死的。

  童父是大学教授,童母是家庭主妇,两个人的思想都有些传统,加上早就认定顾宸是未来的女婿,绝对不会认同童纤恩的背叛行为的。

  而且童纤恩一直是两人心中的最佳女儿典范,从小到大,成绩品行都不曾让他们操过心,是童家的骄傲,不管亲戚还是邻里皆赞誉有加,要是「变坏」的话,肯定会给他们极大的打击。

  看看时间,目前是六点三十七分,通常姊姊是七点多回家,大概还要再等一个小时。

  童若然的泡面是藏在房间里的,她蹲在柜子前思索着要吃麻辣牛肉面还是酸菜牛肉面时,门铃突然响了。

  「谁啊?不会是姊姊提早回家忘记带钥匙了吧?」

  她纳闷的走往对讲机,萤幕上显示了一张俊朗的人脸,双眉浓长而有型,眼神带笑,高挺的鼻梁像是要穿破萤幕而来。

  童若然心一跳。

  他为什么会来?

  顾宸是一家中型机械制造公司的小开,大学毕业当完兵就回家帮忙,现在的职位好像是研发经理吧?

  反正不管头衔是啥,那都是暂时的,身为独子的他就是家里的继承人,没第二个选择。

  由于他家位于桃园,开车过来大概要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所以跟姊姊几乎只在周末约会。

  但今天是星期四啊!

  童若然按下触控萤幕上的「对讲」选项。

  「呃……我……我是若然,我姊姊还没回来。」

  每次只要是跟顾宸单独两人说话,童若然几乎都会结巴,顾宸曾经以为她有口吃的毛病,还热心的帮她介绍认识的医生,让她困窘得要死,不知如何解释。

  口吃的真正原因是童若然心中的小秘密。

  她喜欢他。

  喜欢上姊姊的男朋友,当然不可能坦白说出去,她连对最要好的朋友都不曾把这个秘密说出口。

  但只要看到他,她就忍不住脸红心跳,有次童纤恩还开玩笑的说:「你该不会喜欢上顾宸,所以每次跟他说话就会结巴吧?」

  被说中心事的她,为了不让心底的小秘密被发现,故意以恼怒的不屑语气反驳,「谁会喜欢他啊?长得跟熊一样,也只有姊姊你会要。」

  当时顾宸也在,气氛顿时尴尬到了极点。

  她后悔说出那种伤人的话,可她不知该怎么应付这样的状况。

  她太心虚了。

  她不敢看顾宸的脸,更不敢看姊姊的,就怕聪明的姊姊以及女人的直觉,发现了她真的喜欢他。

  顾宸不仅个子高,而且体型壮硕,加上他本身有落腮胡,长得又快,一天不剃,脸颊就被胡须给遮掩了,所以说他像熊倒真有几分像。

  只不过他是一头帅气的熊,不仅眼睛深邃明亮,盯着人时就像在看着对方笑,高挺的鼻梁像是用三角板画出来的笔直,唇略宽,笑起来非常爽朗,所以人缘极佳,据说就算童纤恩与他公开在一起,还是有女人直接到她面前呛声,要跟她抢男人呢。

  自此之后,顾宸每次过来时,都会把胡须刮得特别干净,不让她看见「熊样」,这让童若然对顾宸更不好意思了。

  所以她只能尽力叫自己讲话慢点,表现正常点,不要被看出端倪了。

  「若然?好久不见,最近好吗?」

  爽朗低沉的嗓音传入童若然的耳里,带着浓浓的友善笑意,童若然不自觉双颊有些红了。

  「还、还可以。」

  「纤恩还没回来吗?」

  「还没……」

  「她跟我约了要吃晚饭,不然我先上去等她吧。」

  童若然眨着眼,不知所措。

  这样的话,不就只有她跟他两人单独在屋子里?

  她不知已经有多久没跟他单独相处过了,她的心脏承受得了吗?

  她能好好的讲话吗?

  「帮我开门吧。」

  童若然脑中闪过了各种各样拒绝他的理由,最后仍败在情感之下,按下开门键。

  从走进大门,搭乘电梯到家门口,大概两分钟的时间,童若然飞快地跑进房间,把身上这件已经洗得泛白的恤换掉,穿了件连身裙,再把头发往后梳理,绑了一个高马尾。

  待她整理好时,门口电铃响了。

  她上前去把大门打开。

  「哈罗。」

  「嗨……」童若然微低着头。

  看着童若然那躲避的视线,顾宸嘴角微露尴尬。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他跟童若然之间总散发着一种让人不自在的氛围,想他以前还当过她家教的呢,那时两人关系挺好的,现在怎么好像……好像女孩子长大了,不喜欢跟男生玩的感觉了?

  「那个……伯父伯母呢?」顾宸踏进门,左右张望,「我带了他们喜欢的麦芽花生糖。」

  「他们出去吃饭了。」童若然将门关上。

  「所以家里只有你在?」

  「噢……」

  顾宸心想难怪她会一副不自在的样子。

  「吃饭了吗?」顾宸问。

  「我……正要煮。」

  「那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童若然点了下头,赶紧钻回厨房。

  拿了锅盛了水,童若然死盯着透明的水面。

  姊姊快回来吧……不对,姊姊劈腿耶,要是同时与他们两个在场,她这种不太会隐藏心思的笨蛋很可能会露馅。

  最好是姊姊快点回来,把人叫下去,然后不要三个人同时碰面。

  等姊姊与顾宸约完会回来,她再好好的审问她,要求她不要一错再错,一定要跟劈腿的那个男人断干净!

  「若然。」

  「啊?」吓了一跳的童若然回头。

  顾宸双手撑放在中岛厨具上头,面露思考的模样。

  「你不用太在意,我没有放在心上。」

  「什么?」她一时听不懂。

  「就那时纤恩不是开玩笑说你喜欢我,然后你很生气的否认的事情。我知道你是怕被误会才会装出生气的样子,我也没有觉得不舒服,所以你不用每次看到我都很愧疚的样子。」

  童若然傻愣愣看着他。

  他说中了一大部分的事实,可他唯一猜错的,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没有误会,她是真的喜欢他。

  这男人与外表迥然不同的体贴,是童若然早就知道的。

  与姊姊天差地别的成绩,一直是童若然心中的痛,母亲也曾经叫童纤恩教过她,可她怎么就是学不会,没耐性的童纤恩教了两堂就生气的丢笔不教了。

  她难过得躲在阳台偷偷哭泣。

  是顾宸找着了她。

  他蹲在她旁边,给了她一颗糖,还帮她挡了大部分的阳光。

  她接了糖,却还嘴硬的说:「我不是小孩子。」

  「我也爱吃糖,那你说我是小孩子吗?」

  童若然转头瞟他,「你是熊。」

  那天的他已好几天没刮胡子了,说是要蓄成最新流行的样式,但她只觉得那胡型比较像历史书上的盗贼头子。

  顾宸大笑开来,摸了摸她的头。

  童若然扭捏的闪开。

  那个时候她跟他说话还是很正常的。

  「我教你功课吧。」

  「我很笨,你教不会的!」她自暴自弃的说。

  「可是我很聪明,很会教喔。」顾宸的语气自信满满。

  「我才不信呢。」连姊姊都教不会了,顾宸怎可能办得到!

  「来试试看吧!」顾宸一把拉起她。「走!」

  从那天起,他成了她的家教,而且还是无偿。

  不管她错得再多,犯了再愚蠢的错误,他都不曾动怒,极有耐性不断的试新方法让她能理解,还鼓舞她说,她不是笨,是因为老师不懂方法所以才教不会她。

  在他的帮助之下,她成功吊车尾进了国立大学,也是班上唯一一个,跌破了老师的眼镜。

  她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

  但他是姊姊的男朋友,这份心情是不应该的,所以她只能藏在心底深处,却不小心在嘴上露了馅。

  她猜姊姊可能早就察觉了,姊姊那么聪明,那天故意当着众人面前说破,就是为了警告她。

  也说不定,顾宸亦有所察觉,只是装作不知情。

  「那种事……我早忘了!」童若然转过身去。

  顾宸微微一笑。

  他倒是没发觉童若然的感情,毕竟她从国中时第一次看到他,就一直说他是熊了,因此他认为她说的是真心话,对他没有异性的情愫,但他自认应该有被当成好哥哥看待。

  「你在煮什么?」

  「……泡面。」她讲得有些心虚,怕他跟母亲一样,嫌弃泡面的不健康。

  「你姊要到八点才能回来,也帮我煮一份吧。」

  「你们约八点,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我开车过来的路上,她临时改的,我想回去麻烦,还是直接过来了,有牛肉面吧?」

  他本来想忍到童纤恩回来,但肚子一直咕噜咕噜叫,实在忍不了。

  「我不要帮你煮。」她口是心非的说。

  「那我就自己煮了。」

  庞大的个子一站来她身边,空间立刻就变得局促了。

  「还有锅子吗?泡面放哪?」他打开橱柜四处寻找。

  他这样一直站在她旁边,她要不窒息就是心跳过快暴毙。

  「你、你走开,我帮你煮啦!」

  「谢啦!」顾宸笑着摸了她的头。

  「不要摸我的头!」她生气的低嚷。

  她讨厌这个动作,像在摸妹妹的头一样。

  「不要摸?」

  「对!不准摸!」

  她说不要,顾宸反而很故意的两手都插入发梢,把她的马尾弄乱。

  「顾宸!」她大叫。「越说你越故意!」

  「哈哈哈……」顾宸大笑看着头发乱成疯婆子的她。

  「我要在你的泡面里放杀虫剂!」

  「那我会记得临死之前在地板上写杀我的人是童若然。」

  「我会把证据消灭掉的。」

  「好啊好啊!」顾宸笑着走回客厅。

  水已经滚了,童若然才想起泡面还在房间里呢,赶忙回去拿了两包酸菜牛肉面出来,放进滚水里,加了蛋跟青菜,煮好后,放在托盘上,端到了客厅。

  「我想看电视,我们就在这吃吧。」童若然放下托盘时说。

  两个人在饭厅那边吃太尴尬了,客厅还可以打开电视转移注意力。

  但她发现顾宸没有回应,而是一直看着手机。

  童若然一愣。

  在他手上的手机不是她的吗?

  童若然倏忽想起,她在父母出门后,曾经打开照片,没有关萤幕就扔在桌上了。

  她的萤幕设定是永不锁定,也就是没有手动关萤幕,就会一直亮着。

  该不会被他看到了吧?

  「你……那个手机……我的……」她支支吾吾,紧张的面上血色微褪。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顾宸抬起头来,总是爽朗的笑颜这会儿一片阴沉,嗓音带着压抑。

  「我……我……今、今天才知道的……」童若然额上冷汗直冒。

  怎办怎办?被他发现了!

  「你把手机放在桌上是要给我看的?」

  「不是!」她用力摇头,「我根本不知道你会来!」

  童若然紧张的手冒出了手汗,不知如何是好。

  「我……我会劝姊姊……也许……也许是有误会……」

  「证据都摆在这了还有什么误会?」

  顾宸的语气严厉了起来,夹杂着愤怒与悲痛。

  其实他早有预感,只是没说破,因为他就是少了证据。

  事实上在这之前,他跟童纤恩已经有好几个周末没见到面了,而大约半年前开始,两人见面次数就急遽减少。

  她要不有事抽不开身,就是约好突然临时变卦。

  结婚的事不知说了多久,她也是一直推拖。

  果然早有其他男人了。

  她今天突然约他出来,该不会是想跟他坦白吧?

  而拖到现在还不回家,难道是跟那个男人在一起?

  想到女友现在可能躺在这个中年男子身下婉转娇吟,顾宸双拳握得死紧,全身气得发抖。

  气氛很凝重,坐在茶几另一头的童若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真没想到会被他看到照片!

  她本来还想今天跟姊姊把这事处理好的。

  虽然暗恋他好些年,但她并没有想独占他的念头,对她来说,顾宸的幸福就是她的幸福,他最爱的是姊姊,跟姊姊在一起时总是笑得那么开心,灿烂的笑容让她目不转睛,她希望他的笑容能永远永远继续下去,那是她最大的快乐了。

  所以她非常不能原谅姊姊劈腿的行为,也希望姊姊能在她的劝导之下回头是岸。

  突然,顾宸站起身来,来到厨房的冰箱前,拿出冰在里头的啤酒。

  父亲一直有在夏天喝啤酒的习惯,冬天则是喝热红酒,所以他们家随时都有酒。

  每次顾宸来,父亲都会找他一起喝酒,不过顾宸酒量不是挺好,都陪着喝个半杯意思意思而已。

  但他现在却是把一手啤酒都拎了过来。

  他打开一罐,推向她。

  「陪我喝。」

  童若然硬着头皮接过。

  拉开拉环,顾宸仰头直接喝掉一瓶。

  他从不曾喝这么多!

  童若然看得心惊胆跳。

  见童若然握着啤酒罐却没动作, 顾宸催促,「喝啊!我知道你能喝。」

  童家两个姊妹都是能喝的,不过童纤恩更厉害,她甚至没有喝醉的纪录。

  其实童若然不喜欢啤酒,她觉得味道太苦,所以她都是陪父亲喝红酒的,但顾宸现下的心情不好都是她造成的,说什么也得舍命陪君子!

  她拿起来喝了几口,小脸皱成一团。

  「你不喜欢喝啤酒?」

  「太苦。」

  「我也不喜欢。」他突然笑出来,「但就是因为苦,所以才要现在喝!」

  他的心,跟啤酒一样苦涩。

  童若然听了难受,眼眶一阵酸,怕被他看见眼泪,急忙低下头偷偷揩掉。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顾宸伸长手过去摸她的头,刚碰到头发又缩回来。「抱歉,我忘记你不喜欢被摸头。」

  「没关系,现在没关系。」

  顾宸拍拍她的头,「吃面吧,空腹喝容易醉。」

  「你比较需要多吃点,你酒量不好。」而且他到现在一口面都没吃。

  「我倒希望醉一把。」

  他长叹口气,拿出第二罐,又一口气乾掉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书斋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 糖果书斋。」 |繁體中文   

GMT+8, 2020-10-2 01:02 , Processed in 2.20408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